新的贸易战的第一枪也要打响了?

标签:半导体
分享到:

        最新消息显示,10月11日,日本与韩国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双边磋商。

 

        随着贸易争端愈演愈烈,日本与韩国双双迎来了连续九个月的出口数据下滑——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数据显示,韩国8月出口额为442亿美元,进口额为424亿美元,虽然继续保持贸易顺差,但顺差额远低于去年同期;日本财务省数据显示,8月出口较上年同期下降8.2%,创下2015年10月至2016年11月连降14个月以来的出口最长持续下降纪录。

 

        上一次大规模的半导体战争还要追溯到三十年前的日美博弈,彼时日本几乎输掉了所有的半导体芯片领地。与此同时,韩国则趁机入场,三星、SK海力士等企业迅速崛起,填补了上游产业链中的部分空白。

 

        去年6月份,日企巨头东芝又将旗下的半导体业务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机构贝恩资本,似乎为日本失落的平成30年画下了句号。

 

        但当世界重新审视这位昔日霸主时才蓦然惊觉,随着半导体制造版图的迁移,日本在全球半导体生态中已经从芯片大国退至更上游的材料大国,并为全世界提供超过一半的半导体材料和三分之一的半导体制造设备,据美国半导体产业调查公司VLSI Research统计,2018年全球TOP15半导体生产设备厂商中,日本厂商独占7席。

 

        这亦是日本在这场漫长战役中的底气所在。

 

     日本隐形冠军

 

        今年7月1日,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便宣布将对韩国实施严格的半导体出口限制,控管用于制造手机萤幕、OLED面板的氟聚酰亚胺(Fluorine Polyimide)、用于半导体制造的光刻胶及高纯度氟化氢等三种化学原料的采购合约。

 

        2019年8月2日,日本内阁更趋强硬,会议中通过相关法案的修订,决定将韩国剔除出贸易优惠白名单,并于8月28日起正式实施。作为回应,韩国政府随即宣布把日本移出韩国的出口白名单。

 

        日本作为上述三种材料的主要输出国,氟化聚酰亚胺与氟化氢的产量约占全球9成,光刻胶也占有7成,且这三种材料均难以大量存储。因此,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半导体芯片价格下跌的背景下,韩国的压力与日俱增。

 

        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试算,日本的管制措施将造成韩国GDP减少2.2%,而日本将减少0.04%,若韩国同样实施对抗措施则将使其GDP减幅扩大至3.1%,而日本则为1.8%。此外,根据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针对管制措施有所冲击的269家中小企业的调查显示,有59%表示恐难撑过六个月,仅有两成企业反映能撑过一年。

 

        这并非杞人忧天。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整年全球半导体市场总营收达519亿美元,韩国以17%的份额位居第二。但在半导体市场上,看似风光无限的韩国仍高度依赖日本的材料供应——当前,生产半导体芯片有19种必备材料,其中多数均有极高技术壁垒。而日本在硅晶圆、合成半导体晶圆、光罩等14种重要材料方面分别占据超过50%的份额,在全球半导体材料行业长期保持着绝对优势。

 

        这过半的市场份额分别被信越化工(Shin-Etsu)、三菱住友(SUMCO)、住友电木(Sumitomo)、日立化学(Hitachi Chemical)、京瓷化学(KYOCERA)等日本厂商紧紧攥在手中,这些巨头并不如索尼、软银等广外人知,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则更像是半导体市场中的幕后玩家。

 

        1990年,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提出过隐形冠军的概念。他认为德国能在长达23年的时间里保持世界出口第一的地位,靠的并非是世界500强之类的大企业,而是那些不为人知的杰出的中小型企业。

 

        纵观信越化学的发展史,它能成功躲开日本半导体产业的衰落,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它是一家重视市场需求的隐形冠军企业。

 

        这家低调的老牌日企成立于1920年代中期,从1939年就开始生产硅产品,最早研制成功了最尖端的300mm硅片,并实现了SOI硅片的量产。早在2017年11月13日,信越化工就曾宣布在全球提高其所有有机硅产品的价格——但这个涨价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因为它已经占据了全球约27%的硅片供应,其同行三菱住友则垄断了全球约26%的硅片供应。

 

        这不仅是三十年前那场世纪之战中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更是日本半导体材料制造业坚固的护城河。

 

     韩国寻求突围

 

        近四十年的全球化浪潮,令各国之间共同组成世界产业链条上的不同环节。但随着贸易争端的加剧,这一原有的格局或将被打破,英国《金融时报》评论也指出,日本对韩国出口的中断可能会产生全球影响。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当前三星的半导体主要零件中很大一部分依赖于日本企业——在三星公开交易关系的100家主要供应商名单中,日系企业为23家,排在第2位,仅次于韩国企业(39家)。

 

        作为全球存储芯片和显示器面板的主要提供者,韩国企业在DRAM的市场占有率已然超过70%,其重要客户包括苹果、高通等科技巨头,如果因为材料进口受限导致生产受阻,全球供应链都将受到冲击;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协会会长朴在勤指出,若韩国限制OLED面板或半导体出口,则将影响索尼、夏普等日企巨头的电子产品生产。

 

        作为曾经相互依存的两个半导体大国,韩国失去了往日伙伴后,正在寻求解决方案。

 

        8月6日,韩国宣布将投入近65亿美元,用于研发国内零部件、半导体原材料和设备。与此同时,韩国也在寻找其他海外材料供应商。有分析师指出,三星将最迟在明年1月从其供应链逐步淘汰日本产品,包括Soulbrain在内的韩国化工企业的股价今年已上涨逾50%。

 

        此前,LG化学首席执行官兼副董事长Shin Hak Cheol曾表示,公司计划加强业务组合和扩大研发活动,并将销售额目标从今年的31万亿韩元增加到2024年底的59万亿韩元(500亿美元)——不难看出,LG化学正在积极抢占全球前五名的市场份额。

 

        对于日韩而言,这场因半导体而起的争端远未结束,未来将会给他们的产业改善和创新带来更艰巨的挑战。

来源:时代财经

以下为罗姆的一些半导体新产品:

二极管:RB088BM200

二极管:RB088BM200FH

二极管:RB218BM200

二极管:RB218BM200FH

二极管:RB218NS200

 

 

继续阅读
Diac是什么?

Diac是一种双结双向半导体器件,设计用于在跨Diac的交流电压超过某一特定水平时击穿,从而在任一方向通过的DI赋AC开关,或二端交流开关的简称,是另一固态,三层,双结半导体器件但不同于晶体管的二端交流开关没有基连接使其成为一个双端器件,标记为A 1和A 2。

摩尔定律还能在半导体行业适用几时?

曾经的业界一直当作不成文规律的的“摩尔定律”,经过时间的演变,它已经衍生出了各个版本。不过归根究底,摩尔定律的定义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种版本:集成电路芯片上所集成的电路的数目,每隔18个月就翻一倍;微处理器的性能每隔18个月提高一倍,或价格下降一半;用一个美元所能买到的计算机性能,每隔18个月翻两倍。

异军突起的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为何方神圣?

相比于第一二代半导体材料,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具有更宽的禁带宽度、更高的击穿电场、更高的热导率、更高的电子饱和速率及更高的抗辐射能力。更适合于制作高温、高频、抗辐射及大功率器件,所以通常又被称为宽禁带半导体材料。而其中较为突出的两个分支,则要属目前发展已较为成熟的SiC和GaN了。

Rohm半导体欧洲公司荣获Selezione di Elettronica创新奖

传感器技术创新:ROHM Semiconductor Europe的意大利地区经理Alessandro Zanarella代表我们的意大利分公司,在意大利米兰获得了ROHM- bm14270muv - lb的Selezione di Elettronica创新奖。

如何区分不同的半导体?

半导体是一种电导率在绝缘体至导体之间的物质。电导率容易受控制的半导体,可作为信息处理的元件材料。从科技或是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半导体非常重要。如此重要的半导体在数量和种类自然也是生产和衍生了非常多。东西一多的话,很多时候研究设计就得区分不同的半导体。并且不同的国家,命名方法也都是不尽相同的。那么究竟在那么多种类的半导体面前,工程师们是如何区分它们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