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表示:将限制半导体、OLED等材料对韩国出口

分享到:

据韩联社、日本《产经新闻》等媒报道,日本政府今天宣布,该国将从7月4日起,限制半导体OLED等材料对韩国出口。日本此举可能引发半导体和显示行业全球性涨价。

 

 

韩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半导体和显示面板产业集散地,有三星、SK海力士、LG、SDC等半导体和面板厂商,这些厂商掌握了全球大部分的闪存颗粒、面板市场。生产半导体所必须要使用到的氢氟酸供应不足,三星和SK海力士这样的半导体工厂根本就无法生产,因此日本此举将对韩国经济造成巨大影响。

 

据了解,日本此次限制出口韩国的材料,分别是用于OLED显示器制造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必须使用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3个品种。


日本基本垄断了氟聚酰亚胺、氟化氢市场,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因此,当日本对韩国进行出口管制时,韩国面板企业和半导体企业必须寻找另一个进口国家。如果韩国不能及时寻找到替代进口国家,将直接对韩国显示半导体产业产生重大影响,同时也将波及三星、LG、SK海力士的客户——苹果、谷歌、华为、OPPO、vivo、索尼等。

 

Quarkdisplay评:日本企业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尤其是被动元件、光学元件以及其他一些生产原材料,更是日本企业的强项。虽然日本企业近年来在手机、家电等领域节节败退,但是在源头的电子器件等领域,却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日本限制关键原材料出口,对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影响有多大?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回顾下日本在半导体显示产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二战后,日本开始接触到美国有机硅产业,东芝、信越化学和岛津三个公司分别开始进行有机硅工业化技术的开发工作。1952 年,信越化学公司采取粉末触体搅伴式直接法,完成了单体模型试验,有机硅产品开始投入市场,日本有机硅产业开始向工业化过渡。

 

1953 年,信越化学获得了直接法专利权持有者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GE) 的“专门技术”使用权。1954 年,公司获得日本通产省的硅橡胶工业化补助金。1957 年和 DC公司签定了相关产品的专利使用权协议, 1960 年开始生产 1960 高纯度硅、醋酸乙烯单体、聚乙烯醇,公司有机硅系列业务开始进入正轨。借助于政府的工业化补助金,公司大力开展研发工作,独自开发了诸如新型结构的聚氨醋用匀泡剂、加成型液体硅橡胶等新硅橡胶产品,提升了公司市场份额。

 

1960 年 3 月,信越化学公司的有机硅产品销售额首次突破一亿日元大关。此后,信越化学公司的有机硅单体产量,仅次于美国的 GE、 DC 和 UC 三公司,跃居世界第四位。依靠信越化学的高速发展,1960 年~1970 年日本有机硅产量增长接近 6 倍,在这一阶段。日本有机硅完成了从无到有的转变。

 


日本有机硅产量 1960-1970

 

1966 年和1967 年,美国 DC、 GE 公司在有机硅单体合成及水解方面的专利在日本相继失效,两家公司先后于 1967 年、 1971 年分别与东丽和东芝公司合办了东丽有机硅公司和东芝有机硅公司。两家公司与信越化学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势。信越化学作为“国产技术”的代表,采取了多项措施稳固了国产有机硅的地位,使信越化学在与美国企业的竞争中逐渐取得优势。

 


信越化学的竞争策略

 

这一阶段日本的有机硅产业同样处于持续的高速发展阶段, 1970 年~1986 年日本有机硅产量从约 6000 吨增长至超 60000 吨,产量增长超过 10 倍。这一阶段日本有机硅完成了对美国的反超。同时, 1979 年日本有机硅产品输入 36 亿日元,输出 37亿日元,日本也完成了从有机硅输入国到输出国的转变。

 


日本有机硅产量

 

信越化学的有机硅业务在国际竞争中已建立绝对优势,开始进行国际化扩张,分别在台湾、美国、新加坡、荷兰建立了分公司与工厂。随后不断探索新的业务线, 1998 年开始光刻胶的企业化;2007 年开发 RoHS 限制对应光隔离器,同时还开发了凸版印刷和最尖端光刻掩膜版;2008 年开发世界最大级的永久磁铁式磁电路;2015年 6月宣布将与中国最大的光纤生产企业合资成立公司,投资 125 亿日元 (约合人民币 6.25 亿元) 在湖北省建设光纤材料“光纤预制棒”的生产厂。

 

继续阅读
ROHM推出新型自我诊断功能的电源监控IC

全球知名半导体制造商ROHM(总部位于日本京都)面向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用的传感器/摄像头、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等需要极高安全性的车载应用电源系统,开发出支持功能安全*1的、内置自我诊断功能(BIST: built-in self test)的电源监控IC “BD39040MUF-C”。

晶体管价格每年都在下降,产商如何赚钱?

晶体管的学习曲线,它是半导体行业所有可用的预测参数中最基本的一个,甚至比摩尔定律还重要。从图中可以看出,自从1954年以来,单个晶体管的收入遵循一条高度可预测的学习曲线。在摩尔定律问世之前,这条学习曲线指引着半导体行业发展的方向。

从贸易摩擦中,观看日本半导体行业动荡的发展之路

日本半导体产业由盛而衰的话题在贸易摩擦的跌宕起伏中几度被热议。人们试图透过日本来判断正兴起腾飞的中国电子产业会不会因为贸易摩擦而折戟。

销售量再减两成!中国成为最大的半导体市场

7月13日报道 日本媒体报道称,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组织(SEMI)7月9日发布预测称,半导体制造设备2019年的全球销售额将同比减少18%,降至527亿美元(1美元约合6.9元人民币)。半导体厂商正在抑制设备投资。本次发布的数据与2018年底的预期(596亿美元)相比出现下调。

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是否迎来良机?

日本对韩国发起的“半导体原材料”出口管制,目前仍旧不见缓和迹象,持续下去或会重构全球半导体行业供应链。7月4日零时起,日本发动对韩国出口限制的“第一波”攻击。对“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及“氟聚酰亚胺”三种半导体原料的出口许可手续进行严密管制。而这三种原料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必需品”。昨天,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完全没有考虑撤回(对韩国的制裁)。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官员表示,自出口实施限制措施以后,韩国自日本的上述产品进口事实上已经中断。